【媒體看醫大】健康报报道我校已故教授郭德林

  • 來源:宣傳部
  • 發布時間:2019-08-12
  • 作者:
浏覽字號
       8月9日,《健康報》報道我校已故教授郭德林事迹。

  健康報http://szb.jkb.com.cn/jkbpaper/html/2019-08/09/content_254922.htm?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50年前,他們來到廣西

□本報記者高豔坤

日前,記者在廣西壯族自治區采訪健康扶貧工作時,結識了這樣幾位老人:50年前,他們從遙遠的天津來到廣西。時間變遷,“醫者初心”已經與他們的人生血脈相連。

82歲的楊興蓉,1969年來到廣西,1979年到廣西職業病防治研究所工作,1994年退休。

來到楊興蓉的家裏,桌子上兩張照片瞬間吸引了記者的視線。其中一張照片中是一位稚氣未脫的小戰士,兩條長長的辮子垂在身後。綠色的軍裝胸前縫著一塊長方形的黃色胸牌,黃底紅字印著“中國人民志願軍”。照片的右上角,依稀能夠辨認出“1954.12.19歸國留念”的字樣。

說起這張照片的來曆,楊興蓉格外興奮,她說:“1952年,我15歲便隨醫療隊赴朝鮮抗美援朝。這是歸國時的留影。”

196912月,爲了響應號召,楊興蓉主動申請到廣西工作。當時楊興蓉所在的天津市河北區衛生院並沒有接到去廣西支邊的任務,但是知道消息的楊興蓉一心想要“到最艱苦的地方去,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經過三番五次向組織申請,終于被安排到廣西隆林各族自治縣德峨公社衛生院工作。

另一張張照片中,楊興蓉和她的丈夫顧忠會一行牽著馬,走在郁郁蔥蔥的山林中。馬背上馱著一個白色的木質箱子,箱子的兩側和上部都印有醒目的紅十字,正面還有“馬馱醫院”4個大字。地上的雜草及腰高,照片中一行5人面帶燦爛的笑容,仿佛全身上下都充滿了幹勁。

在德峨公社,重病人往往被擡著到衛生院,由于路途遙遠,動辄需要20來個人輪換,很多病人到了衛生院病情都加重了。“我們爲什麽不能到病人身邊去?”爲此,楊興蓉和她的丈夫顧忠會辦起“馬馱醫院”,把輸液瓶、手術設備、藥品等馱在馬背上,越高山、穿峽谷、涉急流到少數民族村寨開展巡回醫療。走鄉串寨送醫送藥,辦合作醫療,培訓當地少數民族赤腳醫生、衛生員、新法接生員,防治當地傳染病、地方病。“馬馱醫院”深受歡迎,凡是“馬馱醫院”去過的地方,都與那裏的群衆結下深厚情誼。

與楊興蓉老人惜別後,記者來到“天津醫生”曹來斤家。

1969年,曹來斤來到廣西時年僅21歲,是當年天津援桂醫務人員中年齡最小的。曹來斤本是天津市兒童醫院的一名護士。1968年,她隨中央醫療隊來過廣西,對廣西農村缺醫少藥的狀況有所了解。因此得知天津要安排一批醫務人員來廣西支援的消息後,曹來斤馬上向組織提出申請。但是,曹來斤的哥哥和妹妹都已先後到甘肅和內蒙古工作,單位領導並未認可她的申請。然而,曹來斤堅持提交了第二份申請書,這才獲得批准。

來到廣西後,她被分到較爲偏僻的隆安縣布泉公社衛生院。該衛生院醫療條件簡陋,四面都是山,要去縣城只能走路或等著搭運糧、運物資的卡車。衛生院沒有手術室,他們到來後才幫助建立了手術室。而衛生院只有她一名護士,她不得不學習婦産科、制劑、化驗,幫助建立化驗室……聽說有多名“天津醫生”進駐,吸引了隔壁大新縣、天等縣不少病人來該衛生院看病。

記者最後見到的是廣西醫科大學眼科郭德林教授,確切地說,是在廣西醫科大學人體標本陳列室見到了用郭德林教授遺體制成的人體骨骼標本。

據廣西醫科大學工作人員介紹,郭德林教授191412月出生于天津,從東北奉天醫學院畢業後到山東齊魯大學任教,後來到天津民族醫院任眼科醫師。由于他業務能力很強,醫術精湛,在上世紀50年代就獲得主任醫師職稱,享受專家待遇。

1969年,作爲天津支援廣西的醫療隊成員,郭德林攜夫人霍秀雲一道赴廣西桂平農村做眼科醫生。由于來找郭德林看病的人特別多,他們把自己住的房子都改成病房,常常滿員。3年后,郭德林调入广西医学院附屬醫院工作。

上世紀70年代末,各地援桂人員陸續返回原籍,郭德林夫婦選擇了留守。1987年,退休後的郭德林接受返聘,每周還堅持出兩次專家門診。

19945月,郭德林因腦出血病逝。郭教授辭世後,夫人霍秀雲遵其遺願,將他的遺體無償捐獻給廣西醫科大學(原廣西醫學院)。

廣西醫科大學人體結構實驗室對這份珍貴的遺産作了最大限度的利用,在進行一系列血管、神經等病理解剖、教學解剖和科研後,花了4年多時間,懷著深切的敬意,小心翼翼地制作完成了一副完美無缺的人體骨骼標本,擺放在實驗室裏,用于教學科研。

鏈接

 

爲了改變農村醫療衛生落後面貌,1965年毛澤東主席發出“6·26”指示,要求把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到農村去。天津在全國有著較高的醫療衛生水平,很快動員了5000多名醫務工作者響應黨的號召,支援廣西、內蒙古等7個省(區),其中來到廣西的醫務工作者有2000余位。他們紮根偏遠的農村、山寨救死扶傷,與當地同事一道逐步改變廣西山鄉的醫療落後狀況。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